盗梦人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名门嫡妃 > 596.异样

    婵衣看向他,微微有些奇怪:“二哥怎么了?今儿母亲还让苏嬷嬷过来传话,说二哥再过几日就回来了,母亲正在家收拾他的院子。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楚少渊轻轻蹭了蹭她柔嫩的脸颊,无奈的叹息一声:“也不知道老四是从哪儿弄到的工部衙门的册子,说二哥在任上贪墨,还要我拿工部侍郎的位置来叫唤。”

    婵衣心一紧,忙问:“你答应了?”

    楚少渊摇了摇头:“他明显是要用此来要挟我,若我真的答应,只怕他转头就会将这件事儿捅到父王那儿去,只怕到时候二哥就是有理也说不清了,我现在只是担心二哥在任上的事儿。”

    婵衣心中一暖,伸手搂住了他,“不用担心这些,虽说二哥是因为河工上的事儿才会被皇上放到了福建,但二哥并不是主理河道的人,若当真论起来,四皇子的嫌疑更大,何况前头还有一个张家公子顶着,二哥怎么也不可能会成了这个出头的鸟儿。”

    楚少渊轻轻一笑,“晚晚说的是,二哥那么谨慎的人,自然是不会留下什么把柄的。”

    只不过若是有人有心捏造事实,二哥便是再谨慎也没有用处吧。

    楚少渊决定下午去了工部就将这件事儿偷偷的办妥了,省的老这么被人惦记着。

    而婵衣这头安慰了楚少渊,那边又猛然想起来先前她让沈朔风使出去的银子,她有些坐立不安起来,这银子可都是二哥从任上拿给她的,若是因为这点银子将二哥的前程败坏了,她可要恨死自己了。

    可楚少渊已经去了衙门,半下午的,她也不好直接吩咐人喊了楚少渊回来,她在屋子里左想右想,决定去一趟谢家,去问问已经致仕了的外祖父的意思,若是这件事棘手的话,看看有没有什么法子可以补救,再不济也得将二哥摘出来。

    她想到这里便高声喊了锦屏:“去将昨日宫里赐下来的点心包好,我们去一趟谢府。”

    锦屏几个丫鬟忙将碧纱橱里放置的黑檀木匣子用三江布包好,又去门房叫了车,这才簇拥着婵衣去了谢府。

    谢府因为这几日嫁女儿的事十分的红火,谢霏云的亲事之后便是谢霜云的亲事,所幸这两门亲事相差了有半年的时间,置办起来也不会太让人头疼。

    谢三夫人周氏正忙着打点过几日的腊八节,听见丫鬟进来说安亲王妃来了,她心中不由得诧异。

    明明前几日才在夏家见到外甥女,怎么隔了不到多久她又来拜访。

    一边奇怪着,一边吩咐人拿了待客的衣裳来换了,披了斗篷便去了花厅。

    婵衣一见周氏,便连忙迎上去,连给周氏行礼的功夫都没有给,径直开口问道:“三舅母,弹劾的事情你可听说了?”

    周氏眉头一皱看了看周围服侍的人,那些丫鬟婆子们很有眼色的自觉退出花厅去。

    她这才点头道:“听你三舅说了,他说不打紧的,都是些投石问路的人,伤不了谢家分毫,老太爷原本就对社稷有功,这种弹劾的折子又都没什么真凭实据,不足为惧。”

    她一边将婵衣让到了太师椅上,一边笑吟吟的看着婵衣:“这些朝堂上头的弹劾事儿虽然看着凶险,实际上若不是有真凭实据,大多都是雷声大雨点小,不碍的,倒是难为你还要这么辛苦的跑一趟。”

    婵衣哪里是专程为了这件事来的,不过听见三舅母这么说,她心中也算是落了一块石头下去,顿了一顿才又开口问道:“三舅母,今儿听王爷说有人将我二哥在福建河工上头贪墨的书卷弄到手了,我二哥不过是跟着那些板材商或者石料商一同做买卖,自己在中间拿一个差价罢了,这种事儿还是跟张家公子一道儿合伙儿的,怎么就成了贪墨了?”

    “三舅母,不然你帮着我让三舅问问外祖父,这件事儿会不会牵扯到二哥的仕途。”

    周氏并不知道夏明彻在福建的事儿,此时听见婵衣这么问,心中也不由得有点打鼓,不由得就有些迟疑,公公的那个性子简直是又臭又硬的,她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妥,对婵衣轻轻摇头:“若说别的还好说,若说河工上头的事儿,只怕老太爷要生气的,他向来不看重钱财虽然是真,但也不喜欢后辈为了一点点银钱就将自个儿该守的气节都弃了。”

    婵衣忍不住垂头丧气起来,若是她没有开口跟二哥拿那么多银子就好了。

    她原本的意思是要给二哥跟大哥在家中置办些产业的,可却因为一时心软,都给了沈朔风去救他的什么鸣燕楼了,现下可好,朝廷上终于有人追究起来。

    这可怎么办是好?

    婵衣忍不住又叹了一声,若是楚少渊在就好了,至少还能帮着出出主意。

    周氏见她有些郁郁,安慰她道:“你也不要太担忧了,等你三舅回来,舅母与你三舅说说,看看他有没有什么法子。”

    婵衣知道周氏是在抚慰她,抿了抿嘴,道了谢:“三舅母,那就劳您费心了。”

    周氏笑着让她不要太伤神,又说了几句家常,婵衣这才从谢家告辞。

    回了家,二门上头有小丫鬟进来禀告,说是沈爷求见王爷。

    婵衣微微皱眉,自从他们二人成婚之后,沈朔风便时常出入王府,府中的下人见他与楚少渊来往密切,也都尊称他一声沈爷。

    只是不知道他这个时候过来又是有什么事。

    婵衣点头:“先让他在外院等一等,派几个小厮过去服侍,等王爷回来了自会见他。”

    小丫鬟点头应是,下去了。

    婵衣靠在大迎枕上揉了揉眉心,这几日的事情委实太多太杂了,她就知道楚少渊出仕之后定然少不了跟这些人打交道,虽说前一世她并没有少跟这些勋贵们结交,但大多是人情往来,且她虽管着诚伯侯府,但多少因为是二房,并不会越过大房去,所以这些事情上她出力的虽多,但真正交心的却少。

    可如今不但是要出力,还要小心哪一天不要被这些人带累下去,实在是有些太疲惫了。

    锦屏见她疲惫不堪,上前来将从大厨房端来的燕窝放在桌案上,“王妃可是累了?让奴婢来帮您按一按吧,等会儿吃些燕窝补一补,您这些日子太过劳累,都瘦了许多。”

    婵衣点了点头,一边让锦屏按摩着头,一边道:“过几日就是沛二哥的婚期了,你从库房中取一对儿祭红瓷双喜花觚出来,大哥跟沛二哥向来交好,咱们这边的礼数也不能少,不知道王爷会给他添些什么礼,但沛二哥一路护着王爷才能从鞑子那里安稳的退出来,想来也不会太差才是。”

    锦屏道:“奴婢倒是觉得祭红瓷花觚不如送一对儿喜上眉梢的珐琅彩花卉纹瓶,您想啊,若是当做摆件儿,祭红瓷固然好,但上头的双喜纹路一瞧就是成亲才用的,平常人家哪里会在寻常日子用来,只怕也是收进库房之中,倒不如珐琅彩花卉纹瓶实用了,且寓意也好。”

    婵衣想了想也是,便让锦屏去办了。

    二门上的冷烟又来了,说:“沈爷说有事儿求见王妃。”

    婵衣心中觉得奇怪,自从沈朔风投靠了楚少渊之后,平日里都是跟楚少渊商量事情的,虽然并不避讳她,但她一想到鸣燕楼里头的那些阴私,她就觉得不寒而栗,索性他们每次商议事情,她都避开,不看不听便能装作自己不知道楚少渊行的那些事。

    既然沈朔风说求见自己,那想来定然是什么要紧事了。

    她看了眼锦瑟:“让他到花厅。”

    花厅中摆放了一张绘了四季花的屏风,薄薄的蒙着纱的屏风隐约能看到后头身姿婀娜的女子。

    沈朔风垂着眼睛没有往屏风后头看,脸上依旧是常年的冷然。

    “王爷让属下去福建寻图纸,属下并未寻到图纸,但是却发现了另外一件事情,秦伯侯跟因事出紧急,属下不敢耽搁,便快马加鞭的回来了。”

    说着,他一躬身,将声音压的极低,“秦伯侯只怕早有反心,属下在福建的时候,无意中发现福州跟泉州有异样,许多衙门口跟前都有外邦人出入的痕迹,虽不能肯定是不是扶余人,但有几次属下与他们打过照面,他们隐藏起来的气息十分的诡异,并不是我们中原的传统武学。”

    婵衣心中一抖,秦伯侯一家如今还在大理寺的牢狱之中,罪名已经定下来了,原本听楚少渊说是秋后问斩,可现如今都已经入了冬,眼看着腊八都要到了,却还迟迟没有将人处决了。

    她心里忽然涌出一个想法,让她险些惊了一跳。

    难不成皇上是想要来一个瓮中捉鳖,将秦伯侯一家当做诱饵,来看看后头会不会有其他人出现。

    她想到这里连忙唤了锦瑟来,“你快去工部衙门,让王爷回家一趟,就说家中有事。”

    锦瑟见婵衣十分焦急,连忙点头应是,快步出了府。

    楚少渊在工部衙门正跟赵光耀和几个郎中管事商议事务,见锦瑟过来说家中有事,心中觉得奇怪,所幸事情也商议的差不多了,随便吩咐了下属几句,便焦急的回了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