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清妾 > 第三百二十一章 下面子

第三百二十一章 下面子

    第三百二十一章

    原本想着是和福晋、几个孩子一道去坐画舫游湖,所以尔芙打扮的甚是随意,一袭浅浅的紫色绣象牙白芙蓉花袍摆的大襟旗装,梳着小巧的两把头,脚下更是穿着的是一双软底的绣花鞋,显得很是家常范。

    但是随着茉雅琦和李氏的到来,尔芙这身衣裳就有些不大妥当了,显得太过于居家范了,再对上李氏那身与她八成相似的旗装上的低调奢华的银丝绣花蕊的芙蓉花,她表示深深的受到了伤害。

    不止如此,连一贯打扮雍容的福晋乌拉那拉氏,也选择了正式的发髻,戴着碎珠攒竹纹的花钿,穿着一袭桃红色金线绣鸾鸟纹的对襟旗装,硬生生的把尔芙衬托的就如小丫鬟似的。

    “就你躲懒,看看这次被人下面子了吧!”四爷坏心肠的瞄了眼尔芙那现了米分红的耳垂,低声调侃道。

    “切……”尔芙虽然心里也在懊悔,但是本着输人不输阵的原则,还是挺起了丰满的小胸脯,满是蔑视的睥睨了一眼打扮的花团锦簇的其他两位女眷,最终发出了一个气音,踩着绣花鞋,跟着足足比她高了半个头的福晋,扶上宫女的手腕就上了船。

    李氏和茉雅琦的船最后到的,看着四爷双手环肩的唇角微扬的模样,双双对视一眼,分开两路的一人(李氏)上了画舫,一人(茉雅琦)站在小船上和四爷撒娇。

    作为四爷膝下第一个健康长大的孩子,四爷对茉雅琦的重视程度,远远超过了其他几个庶出的格格、阿哥,甚至于碰上唯一的嫡出阿哥弘晖,也是不逞多让,但是活生生让大李氏走了着错棋,让茉雅琦在心里把自己看得太低了。

    眼看着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小丫头,变得这般做派,四爷不禁气恼起了远在盛京静养的李氏,要不是李氏小门小户的没个见识。何至于自家该张扬耀眼的格格如在夹缝里求生的小可怜似的这般讨好着亲爹。

    唉……

    想到这里,四爷在心里叹了口气,暗道要寻个合适的机会和额娘德妃商量商量茉雅琦的婚事了,虽然大清格格与草原上的蒙古亲贵和亲是自打康熙朝初期就定下的政治调调。但是就这么个没有底气的格格,嫁到草原上怕是没两年就被人磋磨死了,连嫁到京城外头去,他都觉得不安心。

    能逃过和蒙古亲贵和亲这条路,与京中的八旗子弟成婚。也不得不说茉雅琦算得上是错有错着了。只是很快四爷就打心眼里放弃了这个主意,毕竟一个碍眼、坏心肠的女儿,还是留着去祸害其他人吧,免得放在眼皮子底下给自己添堵的好。

    “阿玛,您瞧着清减了不少,可是这些日子没有歇息好!”茉雅琦看着四爷走神,心里头一阵阵反堵,又有些惧怕四爷的权威,扯出了这么一句不冷不热的话来调节气氛,却不想才一出口。她就后悔了。

    她作为晚辈,这般关心自家爹爹,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好在四爷并不这么想,笑着抬手摸了摸他后脑勺上滑不留手的发丝,幽幽道:“你皇爷爷去了塞外,这朝里的大事小情一下子都压在了阿玛和你二伯身上,饶是你二伯监国几次,已是有些经验了,但是处置上难免有些心力不济,再加上那几个不消停的跟着添乱。可不就有些累着了。”

    “……”呵呵哒有木有,茉雅琦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茬了,只能傻傻的笑了笑,指着已经对着四爷伸出手的宫女。轻声道,“这泛舟湖上是件惬意、舒心的事情,阿玛就好好放松放松吧!”

    说着,便好似急不可耐的催促着掌舵的粗使宫人往画舫靠去。

    四爷心里暗道:到底是经过额娘教导的格格听话、懂事,不似那长在妇人手的弘昀没个规矩,成日里只知道跑出园子去胡闹。也亏得这附近都是那位赏给几个皇子的园子,他还知道收敛几分,不然早就惹出大事情了。

    对于让他觉得贴心的格格,四爷自然是要回护几分,心里打定主意要赶快给茉雅琦寻个人家定下,也免得成为政治牺牲品。

    宫里那位孩子多不在乎,他家就这么几个,他可是舍不得拿出去给人当炮灰去。

    四爷心里头百转千回的想着,想着往后与茉雅琦在一起的日子越发少了,这一上了画舫就站在了边上,笑着回眸看了眼船舱里已经坐定说话的众女,一直等着茉雅琦上了画舫,这才带着茉雅琦一道往船舱里走去。

    画舫两侧都镶嵌着透明度顶好的琉璃窗子,船舱里布置的也是雅致、清幽,淡淡的象牙白轻纱垂在窗子内侧,整齐的挽在窗子两侧的金钩上,数张小巧精致的桌椅分两侧摆在窗下,正中央的空地上摆着一尊足有老板台大小冰山,冰山四下洒着鲜嫩的花瓣,淡淡花香随着那清凉的风飘散在船舱内。

    “时间还早,外面暑气也旺,咱们就先坐在船舱里赏赏这夕阳下的湖景,稍候待月朗星稀的时候再上到观景台上,吹着夜风,吃着膳房厨子准备的热菜热汤如何?”福晋看着李氏东张西望的模样,笑着抬手招呼了宫人送上了干果、蜜饯、点心等高足盘,柔声说道。

    “福晋安排的甚是妥当!”李氏忙颔首一礼,轻声答道。

    四爷坐在最上首背靠屏风的宽塌上,手里头把玩着刚刚送上的琉璃酒盅,看着那暗红色的酒水在透明的高足杯中流动,泛着一道道浅浅的波澜,暗道:想必书中所说的葡萄美酒夜光杯,也不过如此罢了,只觉得自家妮子的脑袋瓜就是好使,不然要是真用那些瓷质的酒盅,定然看不到这葡萄美酒的美态。

    “您慢着些喝,仔细这葡萄酒的后劲大!”尔芙看着李氏和乌拉那拉氏唇枪舌战无趣得紧,抬眸看向旁观的四爷,便看见四爷正好像喝水般的往肚子里灌酒的模样,忙低声提醒道。

    “这东西喝起来就像是你弄的那些果汁似的,哪有什么酒劲,倒是你该少喝些!”四爷笑着摆了摆手,不以为然的说道。

    尔芙抿着酒。心里嗤鼻一笑,暗道:等你出丑就知道啦。

    她今个儿奉献出来的可不是那些她用来过瘾的只发酵些日子的自酿葡萄酒,而是她入府第二年弄出来的陈酒,一直就存在她陪嫁庄子的地窖里。前些日子才倒腾过来,上次她只是喝了一小盏就晕乎乎的睡了大半天好伐,那叫一个后劲十足。

    虽说四爷不觉得这东西有什么酒劲,但是看着小妮子眼底看好戏的眼神,还是觉得该小心谨慎些。这饮酒的速度就慢了下来,时不时捏着一颗巴达木丢进嘴里,眯着眼睛打量着打嘴仗的李氏和乌拉那拉氏二人组。

    看着李氏和乌拉那拉氏旗鼓相当的占据,四爷眼底闪过了一抹幽光。

    “之前不止一次的听人说起侧福晋一手琴艺得名家传授,余音绕梁三日而不息,堪称一绝。

    如此良辰美景,要是侧福晋能弹奏一曲,那该是何等美事?”乌拉那拉氏收获到四爷那暗示的小眼神,对着李氏举了举杯,笑着说道。

    李氏害羞带臊的抬眸看了看上首的四爷。收获到四爷满满都是鼓励的眼神,又似是怕怕的瞄了眼吃栗子吃得欢快的尔芙,这才怯生生的站起了身子,柔声道:“妾身资质有限,当不得福晋如此夸赞,若是福晋不嫌弃,妾身便借着此情此景演奏一曲吧!”

    说着话,心明眼亮的宫人就已经在当中空地上摆好了琴桌、古琴、熏香炉等家伙式,又捧着注满了温水的铜盆,伺候着李氏洗漱一番。这才规矩的退出了船舱。

    康熙年间的满族姑娘虽然在家养得娇贵,也请了师傅教导技艺,但是到底是底蕴有限,所以不如汉人姑娘家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那般文雅。而矬子里拔大个,李氏这种汉军旗出身,又得家族多年悉心教导的姑娘,便显得鹤立鸡群了。

    看着李氏似扶风摆柳般的走到琴案后的软垫坐定,点燃了一缕凝神静气的沉香,双眸微阖的调整着呼吸。尔芙心里泛酸兼嫉妒的暗骂一句装腔作势,便继续吃她眼前那碟子琥珀核桃去了。

    琴声幽幽响起,饶是尔芙很想不屑的吐槽两句,还是承认了李氏是个琴艺大家的事实,看着李氏十指似飞花般的拨动着琴弦,听着那引人入胜的琴声,一时间竟然忘记了嘴里还嚼着的琥珀核桃,便那般傻愣愣的张大了嘴巴。

    坐在尔芙对面的乌拉那拉氏虽然有心提醒尔芙注意下形象,但是又不好打断李氏渐入佳境的琴音,最终在心里叹了口气,不忍直视的侧过了头,错过了四爷那仿佛发现了新大陆的眼神。

    尔芙在四爷面前,虽然向来举止随意,脾气也是说来就来,但是到底还是个女子,平日里很是注意个人形象,即便不是浓妆艳抹的美艳形象,也是如小家碧玉的清新范,如此这般不修饰的窘态,四爷倒是第一次见。

    四爷就这么被尔芙的囧样吸引了所有注意力,硬生生的忽略掉了耳边那如泣如诉的琴声,更是彻底忘记了正在表演中的李氏。

    一曲毕。

    李氏双手搭在琴弦上,垂首等了片刻,迟迟没有等到四爷的点评,心里虽然是满腹委屈,却还是努力展露出了她最美的一面,嘴角含笑,眼含秋波的缓缓抬眸望去。

    只一眼,她面上那层浅笑伊人的伪装就龟裂成了一片片的碎片,要不是还有些理智残存,她都恨不得直接将琴摔四爷脸上去了。

    原本与她对面而坐的那个俊逸的男子,这会儿已经凑到了尔芙跟前说笑,还时不时的与尔芙轻轻碰杯的表示着亲昵,那模样就好似她是那些低贱的乐姬一般的成为了背景板有木有!

    “李侧福晋的琴弹得甚好,爷可得好好赏赐才是!”福晋也觉得对面这俩货太不像样了,即便是他不喜欢李氏,也不该如此不给李氏颜面才对,忍不住的打断了对面那一片温馨的两人,轻声提醒道。

    “阿?”四爷用一种呆滞的眼神看去,正好瞧见李氏拧着袖口装委屈的模样,一阵犯恶心,但是想到她刚刚表演了琴艺,倒是也不好再说什么,抬了抬手,招呼过了在外面装背景板的苏培盛,沉声道,“李氏的琴艺很是难得,之前库里收藏的那把凤尾琴,一直未曾找到合适的主人,这次倒是巧了!”

    说着话,四爷就把库里那套格外碍眼的十二把的古琴里的一把分了出去。

    不知道那东西来历的人,自然会以为那是好东西。

    反倒是知根知底的苏培盛一听就咧了咧嘴,要不是及时掐了一把腰间的嫩肉,他能当场笑出来。

    那套琴正是之前四爷赐封慎贝勒时,八阿哥送来的贺礼。

    虽说东西是好东西,但是架不住四爷对于被赐封为贝勒爷,很是不满,也很是憋屈,又是那个同样因为一星半点小事就获封贝勒爷的老八送来的礼物,他要不是不好意思捅破那层窗户纸,四爷估计能当场就摔出去。

    别说四爷本身就不大喜好附文浓雅那一套,单单是受封贝勒爷时贺礼的这一点,四爷就觉得那东西碍眼极了,即使东西都在库房,他压根都看不到,他还是觉得如眼中钉一般的恨不得处之而后快。

    这事苏培盛知道,乌拉那拉氏也知道,要不是那时候茉雅琦还小不记事,怕是也能知道了。

    只有尔芙和李氏是一丁点都不知道的,所以尔芙只是疑惑四爷和乌拉那拉氏反应的歪了歪头,而李氏更是觉得获得了什么了不得的赏赐一般的忙跪身行礼的谢赏。

    “行了,不过是把琴罢了!”四爷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饶是乌拉那拉氏面似城墙拐角厚,也没脸听四爷的话了,忙端着茶杯,挡住了嘴角那抹压都压不住的微笑,而茉雅琦不明就里,看着李氏那般兴师动众的行礼,笑着帮腔道:“阿玛这话说的就不对,人都说宝剑赠英雄,李侧福晋的一手琴艺有目共睹,阿玛能赏她古琴,可见是真的喜欢她的琴艺了!”

    茉雅琦的话音一落,苏培盛就真的绷不住了,忙借着安排人手回府里库房取琴的事宜躲了出去,站在船舷边上笑得和老家村口的二傻子似的,在旁边徒弟张明德热辣辣的眼神提醒下,才讪讪收住了笑意,故意板着脸摆了摆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