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明末称雄 > 第233章 咬蹦一嘴牙

第233章 咬蹦一嘴牙

    卢九德污蔑刘钧为抢功而把已经投降的革左五营突袭歼灭,这是相当严重的攻击,刘钧绝不允许这样的屎盆子扣到自己的头上。︾,

    叶河大营。

    “侯爷,一战功成啊。”总监王坤意气风发,他受命总监郧阳镇,结果一到郧阳就得了一万两银子好处,接着随军出战,一路上也是坐着船只很轻松。然后跟着刘钧就一下子取得了叶河大捷,一举歼灭革左五营,擒斩五贼,俘虏数万之众。

    这是何等的功勋啊。

    卢维宁也不甘落后的道,“侯爷指挥有方,将士们奋勇杀贼,终得取大胜,大喜啊。”

    两太监这次战事中表现还不错,一直紧随着刘钧,甚至在这次追击之中,也没有留在后方,骑在马紧跟在后面。在破敌大战之时,这两太监甚至也拿着手铳开了十几枪,还都亲自打死几个逃跑不及的流匪。

    太监也是有功名心的,刘钧觉得用这两太监去对付卢九德很不错。

    刘钧笑着先称赞了一下两太监的勇武,说要亲自将他们杀敌的表现和战果奏与皇帝。然后刘钧道,“这次咱们大破五贼,收获不小。光是战马就缴获完好的三千余匹,另外骡马等数千。此外还缴获了部份金银珠宝等。”

    “初步估计价值起码不下五十万两。”刘钧挑着眉毛对两太监笑道。

    两太监一听这么大笔的战利品,立即眉飞色舞起来。

    “这些战利品我是这么打算的,先凑出十万两银子,呈送京师献给陛下,二位觉得如何?”

    “应该,应该。”两太监这个时候倒没敢说不可以。他们刚从京师出来,倒也知道这银子不会白给。皇帝收到这十万两银子,一定会非常高兴。

    “另外呢,将士们血战辛苦,还有不少伤亡,我们也得拿出一些来做为奖赏和抚恤。两位觉得如何?”

    “应该,应该。”虽然肉疼,但两太监还算明事理。

    刘钧把他们的反应看在眼里,笑了笑道,“我准备给曹公公和王公公各一万两。”

    “应该,应该。”这个时候两人已经笑的有些勉强了。

    “除去这些外,剩下的好多都是些粮食布匹字画首饰马匹兵器等,还需要时间变现。暂时,只能先给两位各五千两。你们觉得如何?”

    听到只有五千两,王坤和卢维宁就没那么高兴了,毕竟先前听说是有五十万价值的战利品的,现在分到手才五千。

    “其实本来应当能多拿一些出来的,但两位有所不知,我先前据报说战利品价值五十万,但后来才知道,贼人之前从其中拿了二十万出去送给了卢九德。卢九德收了这笔大礼后。便相信革左五贼要降,把拦截在东面的兵马都调回了庐镇关。使得流贼差点突围出去。”

    两太监一听卢九德一人就拿了二十万两银子的大礼,当下脸都紫了。是羡慕妒忌的,他们两个打了大胜仗,结果只能拿五千,那卢九德死太监,什么事也没干却拿二十万。

    “岂有此理!”

    刘钧见两人果然怒火中烧。心里暗笑,继续道,“本来卢公公如果是为了诱降贼人收了礼倒也算了,回头再上交朝廷就是。可现在据我所知,卢公公不但隐瞒了他收的二十万两贿赂。甚至还要弹劾我们。”

    “弹劾我们,凭什么,为何?”王坤气道。

    “卢公公说他本来已经凭着三寸不烂之舌,成功的使得革左五贼受降招安,让贼匪带着队伍开出大山出来受降。他说我们为了抢功,不顾革左五营已降的事实,带兵突袭了已经放下兵器的革左五营,残酷杀降。”

    “颠倒黑白,他敢!”

    “他已经这么做了,派人往梅李二督那边去告我们,此刻,还有快马带着他的弹劾奏章急驰京师呢。”

    卢维宁气的一掌拍在桌案之上,“老狗安敢如此,他收受贿赂,网开一面,致贼差点逃窜,使会剿几乎功亏一篑。幸得侯爷与我等拼命拦截追击,奋死作战,才将贼匪歼灭。老狗居然还敢倒打一钯,诬陷我们,老夫要跟他拼了。”

    “对,拼了!”王坤也气的不轻。一气是被诬陷,二是气卢九德拿走了二十万礼银子。

    “我听说卢九德在京师人脉很广,只怕到时陛下误听一面之辞,咱们这功劳不但没有了,说不定还会获罪啊。到时咱们这战利品估计也得要被卢九德夺去,趁现在东西还在我们手里,我作主,两位公公的那一份,马上给你们。”

    “不行,这次一定是跟老狗拼了。老狗京中有关系,咱家也不是后面没人。咱立即就给曹公公写信!”

    卢维宁也道,“我给王公公写信。”

    “不搞死这个老狗,咱家以后不姓王!”

    刘钧连忙道,“两位公公若能说动曹公公和王公公帮忙在陛下面前为我们澄清做证,那太好了。这样,我那份不要了,一起分给两位公公,每人五千两,就算做是疏通关系打点之用。”

    “哎哟,这怎么行呢。”

    “两位公公不必跟我客气,只要能帮忙把事情弄清,到时咱们拿下卢九德,他吞下的那份礼再让他吐出来,咱们到时再分就是。”

    “那就这样说定。”一听到二十万两几个字,两太监都有些挪不动腿了。

    “放心吧,卢老狗不自量力敢跟我们斗,这次非但要让他把吞进去的吐出来,还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两人说完,都各自急急回去给自己京中的后援曹化淳和王承恩等写信去了。

    刘钧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慢慢品味着,拿出点银子给两太监,立马就能驱使他们去咬卢九德。他甚至都不必出面,自有他们上去咬。

    虽然刘钧手上有许多确切的证据。可他一个领兵的武臣跟一个内臣太监撕咬,就算赢了在皇帝面前也会失分。他现在就不打算自己出面,让太监们自己撕咬。

    过了一会,刘钧叫来亲兵,“请各营将领和参军们前来议事。”

    诸将和参军们齐至,天色已黑。中军帐里点起了牛油大烛。

    大帐里放了两大排桌子,临时赶制的简易长条桌,配着简易长条凳。将校参谋们分列两边,桌上摆着大盘的马肉,都是宰杀的伤马。战场之上,是不会有任何浪费的,伤马宰杀之后,大块炖煮后成了全军的晚餐。

    “两位公公怎么没在?”有人问。

    “他们有事,今天监军也不在。就我们九头鸟的弟兄们一起吃个晚饭。虽然是大胜之后,不过现在还在战场上,按军中规矩,不得饮酒,大家就以茶代酒,随意些。”刘钧笑道。

    “打了大胜仗,没酒也痛快。都是侯爷指挥有方,审时夺势。带领我们取得这场大捷。”

    刘钧站在上首,笑道。“这次大捷,要论功,那夜不收是首功,他们及时发现了贼匪打算逃窜,而且一直盯住了贼匪。”

    “其次,冯胜的骑兵营和邓原的教导营也表现出众。他们接令之后一路疾驰绕到贼匪前面,成功的阻敌逃窜,以两营人马,阻击拦截敌匪逃窜,并击溃了贼匪前军。之后。还追击打败了逃跑的溃贼,为我们的胜利画上完美的一笔。”

    “当然,其余各营也同样表现出众。稍后,此次入淮作战的军功表现都会汇总,有功必赏。”

    “现在,我以茶代酒,先敬大家一杯。”

    “贺!”

    一众九头鸟高兴的举杯,虽然杯中是茶,可也喝的很开心。

    这次歼灭革左五营,夺取一场大功,大家升官晋衔是必然,照例肯定还能拿到大笔的赏银,没有理由不高兴。更别提,这次还缴获了大量的战利品,其中光是完好的战马就多达五千多匹,革左五营这些年攒下的家底全被九头鸟一窝端了。

    之前骑兵营受限于战马不足,只编了两个千总。现在有了战马,冯胜这个骑兵营主将,第一个打算就是要把自己的骑兵营满编。

    “谁也别给我老冯抢,这些战马都是我们骑兵营的了。”

    不过他的话并没多少人买帐,教导营的邓原马上跳出来喊道,“你怎么不说这次的功劳全是你的呢?还战马全是你的,五千多匹战马,不怕撑死?我们教导营要一千匹战马,不多要,就要一千匹。”

    其它各营将领都拍着桌子,你要一千,他要八百,那个也要五百,乱成一团。

    冯胜急了,他还打算满编呢,新增一千骑兵的话,每人双骑,那至于得要两千匹战马。若大家都要,这五千匹了不够分啊。

    “你,张国栋,你他娘的是辎重营的,你要什么战马啊。不是还缴获了几千头骡子嘛,你要多少骡子,就去牵多少不行吗,跟着来凑什么热闹啊。”

    张冬狗不乐意了,“我们辎重营怎么就不能要战马了?我打算在营里编一个骑兵司,负责侦察、护卫、联络。”

    “我们夜不收得扩大规模。”

    看着这乱哄哄的样子,刘钧摇了摇头,拍了拍桌子,“都别争了,这些战马优先满足骑兵营满编,拔两千匹给骑兵营,再补充五百匹,这次他们也损失了一些马匹。”

    “剩下的三千匹战马,拔两千匹给教导营,另外一千,夜不收五百骑,剩下的划拔给各营的军官们充做坐骑。”

    这个结果大家没有异议,战马就算瓜分了。几千匹骡子也很快划分了,多数给了辎重营,另外各个步兵营也都分到一批骡子,用做拖位他们营中的火炮。

    至于其它的战利品,刀枪弓箭铠甲这些,多是些九头鸟看不上的破烂货,这些东西刘钧打算运回湖北,卖给各地的乡绅和商人们,算是废物回收了。

    至于其它的金银财宝等,数量不少,这是革左五营造反多年劫掠积累的财货,若全能变现,估计得有百万之多。刘钧打算折现十万两送给崇祯,然后京中的太监官员们各部也都打点一下,再加上给王坤、卢维宁他们,还有准备给梅之焕和李长庚他们也送一些,这些也准备十万两。

    剩下的,则都算是九头鸟的军费。

    一下子要送出去二十万两,倒不是刘钧现在有钱大手大脚。而是在经过朱大典和现在的卢九德之后,刘钧知道自己确实爬的有些快了,不少人已经有些眼红妒忌,一有利益冲突,他们就会马上扑出来撕咬。

    如果能用银子解决掉这方面的麻烦,刘钧是舍得的。他知道这其实也算是一种成本,必要的成本。之前送出去的银子,尤其是送给崇祯的银子,得到了很好的回报。

    贿赂不光可以送给太监,也可以送给朝中贪婪的大臣,甚至是那些表面上忠正无比的大臣,当然,贿赂也可以送给皇帝。

    梅之焕和李长庚带着数百骑很快到达了叶河营地。

    在亲自听取了刘钧对这次作战的汇报,以及亲自审问了数名贼匪,证明了革左五贼之前行贿卢九德,以骗取其信任,网开了一面,差点就逃窜突围,幸得刘钧及时拦截。而事后卢九德居然还反咬一口。

    “真是岂有此理!”梅之焕大怒。

    “立即把卢九德和史可法等人喊来!”梅之焕怒气冲冲,“本官倒是想听听,面对这些证据,他有什么解释!”

    接到梅之焕的命令后,史可法、卢九德以及牟文绶、黄得功、刘良佐等一众江北官员前来。

    他们一到,梅之焕立即把证人带了上来,当众让他与卢九德对质。铁证如山,最后卢九德还嘴硬,一直说刘钧抢功杀降等,气的梅之焕请出尚方宝剑,将他拿下,关押起来。

    史可法面对梅之焕的询问,则称他事先毫不知情。

    随后梅之焕派人捉拿卢九德的手下,查抄他的住所,果然发现了贼匪送给卢九德的那些财物,成箱的金条和银锭,还有许多珠宝,价值十四五万两。

    “受贿二十万两,还有呢,查,继续查。”面对着那一箱箱的金银珠宝,史可法牟文绶等人也无话可说了。他们确实和卢九德准备招降流匪,可却不知道卢九德居然收了贼匪二十万两的贿赂。

    很快,追查的人,拔起萝卜带起泥,查到了许多卢九德贪污索贿等不法之事罪证,还从他在凤阳的住所查到了大量的钱财赃物,足有六七十万两之多的财产,包括大量的田产地契毫宅大屋商铺等。

    “立即呈奏陛下。”梅之焕面对地着这些禀报,只冷冷的说了一句话。ps:又到月中了,书也上架一月了,订阅一直在增长之中,谢谢大家的支持,有的兄弟们支持一下吧!(未完待续……)

    ps:感谢huang900、rqz296、历史逝去的真相几位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