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嚣张王妃不可欺 > 137.第57章 曾经,噩梦

137.第57章 曾经,噩梦

    顾泠夕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不知是不是因为睡前的姿势不对,浮浮沉沉,这一觉她睡得并不舒坦。

    “小姐!”

    红绡担忧的看着顾泠夕。顾泠夕神色仓皇,满头的汗。

    “红绡,什么时辰了?”

    顾泠夕勉强压下激荡的内心,说着顺势瞅了瞅外面的天色,咽了口口水。

    “小姐,过了傍晚了。”

    红绡回答道,顾泠夕的面色不大好,红绡转身去桌上给她倒了杯水。

    顾泠夕接过来喝了,视线绕过红绡一瞥她的身后,轻轻的问了一声,“裁好了?”

    红绡接过水杯,也回身看了一眼桌上然后点了点头,“奴婢照着绣娘给的尺寸裁了,不过怕会有什么差错,所以裁的稍微大了一些。”

    小姐是新手,这样到时候万一针下错了,或是下的不好,还有补救的余地。

    顾泠夕点了点头,之后忽然看向红笑道,“我有点饿了,你去厨房给我端几样菜过来。”

    “给小姐准备的清淡一些吧?”红绡立马回道,她看现在顾泠夕的面色不怎么好,第一所想就是是不是生病了?

    顾泠夕自然没什么所谓,她是故意要支红绡走,所以顺其自然的点了点头。

    红绡看她那副有些魂不守舍的样子还有些担心,不过想想自己反正就出去一小会儿,应该也不会出多大事,所以红绡又看了顾泠夕一眼,便就匆匆的去了。

    等到红绡身影消失在夜色中,顾泠夕才掀开薄被下了床。

    因为之前她是和衣而睡的,这下忽然站起来,虽是七月的天,不过晚上的夜风还是有些凉凉的,红绡出门的时候并未关门,顾泠夕站在地上,感觉丝丝的凉意。

    她走过去把门合上了,然后回身,视线就被桌上那已被裁好的折叠整齐的布料给吸引了过去。

    顾泠夕的手触碰在那布料上,手上传来丝滑的触感。顾泠夕顺着坐在桌旁的凳子上,望着那块布料出神。

    多久没有梦到小时候了?顾泠夕的思绪渐渐飘远。

    那年那时。

    天上飘落着雪白,大雪纷飞,6岁的她裹得像个小熊似的,顶着寒风,一双小腿在雪地里迈的飞快。

    积雪上面印着她深浅不一的小脚印,她的脸被风吹的红扑扑的,不过她的心情却是如同点燃的火把,激【河蟹】情澎湃。

    大人们参加围猎回来了,东方煜也就回来了。

    还没跨进东方煜在围猎场的临时住所。

    “七哥,七哥。”

    顾泠夕一边跑一边喊着。东方煜排行老七,所以她唤他七哥。

    七哥答应了给她抓只雪貂,顾泠夕漆黑的大眼中扑闪着明亮,里头满是期待。

    迎出来的是东方煜身边的小太监小德子,

    “哟,是顾四小姐啊,七王爷还没有回来呢!”

    尖利的公鸭嗓,但面容却是和善的,眼里头,似乎还透了一丝揶揄。

    顾泠夕的小脸红扑扑的,她仰起头看着小德子,语气带着些急切,

    “小德子公公,七哥呢?我的雪貂儿呢?”

    她说话间喷出一股股的白气,小德子蹲下把她的帽子又拉好了一些,仍是有些尖利的嗓音,却是耐心的解释道,“七王爷打猎还没回来,也不知是不是在路上,顾四小姐,您要不是先在这……”

    小德子的那句“等会儿”还没有说出口,顾泠夕的小身子便已经跑出了几步远,小德子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手,此刻正巧顾泠夕回头,她的嘴里还不断连喘着气,“小德子公公,我先走了,我去找七哥去!”

    她说完这句话,便头也不回的跑了。

    一路跑了好久,雪大风大,不多会儿她的双腿就有些打颤。每一个从她身旁路过的人,她都要问上一句,“七哥呢?看见我七哥了么?”

    那些大臣里有许多是知道这顾家四小姐和七王爷的关系的,所以此刻纷纷冲她笑着指指后头,“七王爷在后头呢,他今天好像抓了一只雪貂。”

    顾泠夕听在耳里,真觉得整颗心都溢满了激动和幸福,她冲着他们手指的方向,歪歪扭扭的在雪地里跑着,最后终于在一棵腊梅树前见到了她的七哥。

    不远不近的距离,顾泠夕的眼尖,他们果真没有骗他,七哥怀里抱着一只雪貂。

    她的小嘴一张就要喊,不过可能是乐极生悲,她的脚下一个趔趄,整个人竟摔在了雪地里。

    顾泠夕吃了满口的雪,晃了晃头把脑袋上的白雪抖落了些,这一跤她摔的很疼,小嘴一扁就要喊她家七哥。

    张开的嘴却顿在了半空。

    顾泠夕瞅着不远处的一男一女,男的是她的七哥,女的,是长得很漂亮很漂亮的柳太傅家的小女儿。

    她仍是趴在雪地里,一双漆黑的眸子一瞬不瞬的注视着前方。

    “七王爷抱得是雪貂吗?真漂亮?”

    偶遇自己心仪的人,小小的柳子芩美丽的脸上红扑扑。

    东方煜随意的应了声,“嗯。”一双脚还在不住的向前走。

    他的双手正托着什么,柳子芩眼尖,顿时掩嘴低呼,“这雪貂受伤了?”

    东方煜这才停下脚步,低头看怀里的雪貂,他的一箭射在雪貂的腿上,雪白的毛发上血迹已经干涸。

    “七王爷是带雪貂去治伤吗?”

    东方煜不说话,柳子芩觉得尴尬,便找了一个话题。

    东方煜顿了一下,然后抬起头,“不是,给顾小四!”语气随意但很坚定。

    他出去围猎前,答应她的。

    柳子芩美丽的眸子中似乎闪过一丝落寞,然后嘴角扯出一抹笑容,道,“这雪貂好像还伤的挺严重的,七王爷要不要先找大夫给它看看伤?”

    雪貂可能是血流的太多了,这么看来分明已经有些奄奄一息。

    柳子芩的小手忍不住摸了摸雪貂的毛,眼里闪着怜惜。东方煜浑身忽然一个僵硬,他低头瞅了怀里的雪貂好半晌,然后才忽然问柳子芩道,“如果这雪貂死了,你说顾小四她会难过吗?”

    东方煜这句话的时候眉头都纠结在了一起,似乎对这件事情特别在意。

    柳子芩脸上的笑容几乎就要挂不住,不过她还是扯了扯嘴角,然后道,“会吧,毕竟是王爷您亲手给她抓的。”

    柳子芩的后半句话语气免不了有些酸溜溜的,不过一直在纠结他那个问题的东方煜没有听出来。

    他清亮的眸子又定定的冲怀里的雪貂看了好半晌,才忽然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一般,“那送给你吧。”

    东方煜说着便把手中的雪貂递给柳子芩。那雪貂可能是真的快不行了,东方煜把它递过去的时候,它的眼睛只掀开了一半,便又闭起来了。

    猝不及防,柳子芩显然有些受宠若惊,她一边抱着怀里的雪貂,一边有些惊喜的抬头看向东方煜,“七王爷,你……”

    你真的要把雪貂送给我吗?这句话柳子芩还没有说完,东方煜便已经自言自语道,“刚刚我好像见有人抓住了只狐狸,不知道还在不在。”

    他说罢,竟就急急的往回走,只略匆忙的和柳子芩打了声招呼。

    柳子芩还没来得及和他说些什么,眼里就只剩下东方煜的背影了。

    柳子芩就孤零零的站在原地,抱着怀里的雪貂。看了渐行渐远的背影好一会儿,才终于小心的离去了。

    等到两人都走后,顾泠夕只觉得浑身都是冰凉。不管是积雪渗进了她的棉衣,还是她原本激动的心,刚刚的那一幕,就像是当头的一盆冷水。

    从来都是她厚脸皮的跟在东方煜身后,七哥七哥的喊,就连今天抓雪貂,也是她磨了好久。

    顾泠夕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因为趴的太久,她的身前整个一面都湿了。雪还在下着,风还在刮着,可她原本一双明亮的眸子,却在那一刻,越来越暗。

    泪水迷蒙了她的眼,辨不清方向,她不知道走去了哪里。累了,就坐下来,把自己缩成一团。

    那是她的雪貂,她好不容易缠来的雪貂,可是七哥把它送给别人了。

    她喜欢七哥,所以她一直缠着他。他骂她,她冲他笑,他烦她,她还是冲他笑。她以为她一直缠在七哥的身边,七哥就会喜欢她了。可是……

    小小的顾泠夕忍不住呜咽起来。

    那一天,她遇到了东方景轩,东方景轩叫人把她送了回去。那一天,她生了很大一场病。

    浑身发烫,病的迷糊了,什么东西在她眼里都是模糊的。

    只依稀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对她说,“顾小四!你本来就不聪明了!可别再烧坏了脑子!你可要赶快些好起来!”

    她是真的想要赶快好起来啊,她浑身热的都快难受死了。可是睁不开,眼睛就是睁不开……

    “顾小四!你若是赶快好起来!我便带你去抓貂!”

    那个声音又在自己的耳边说,这次她听出来了,那是她的七哥,是七哥在喊她。

    抓貂……可是七哥不是把雪貂送给了别人吗?

    心中又传来那一阵阵的失落,浑身都像是在火烧。

    那本就不清晰的意识……又渐渐开始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