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权国 > 2511 猎鹰坠落(二十一)

2511 猎鹰坠落(二十一)

    沉重的船头将海水向两侧分开,一个个圈浪的挡开,撞在附近南方战舰的残骸上,形成一片白色的泡沫,黑烟滚滚的海面,海兰德大海战已经接近尾声,火光照耀中,一艘艘南方战舰的残骸在燃烧,在漂浮着密密麻麻的碎木板和水手尸体的海面上,一艘艘桅杆顶部飘扬着黑金蓝底猎鹰海军旗的帝国海军战舰,就像是吃饱喝足的狼群一样,开入这片犹如地狱般的海域中,黑烟浓重的以至于连天空上的太阳都被遮挡,只剩下一个蒙蒙的毛躁圆球,用冷冷的光线照着这片海域上

    站在帝国龙级战舰的船头,也不知道是风大,还是有些寒冷,帝国海军大臣杜斯特伦凯下意思的紧了紧衣领,这一战,总算是完成了,以有心算无心,加上依靠海德兰区域的大雾,两百艘帝国海军主动对数量超过三百艘以上的展开伏击战,最终,击沉击伤南方海军联合舰群超过两百艘以上,仅仅眼前的这片区域,就是七八十艘的战舰残骸,随着迷雾散开,最开始遭遇舰群炮击的区域也显露出来,横七竖八的战舰船体,在海面上交织出一幅壮观而惨烈的画面,这是帝国海军自成立以来最大的一次海上交锋,

    “向陛下报告吧,一切顺利!”杜斯特伦凯深吸了一口气,转过身来,带着微笑的目光扫过甲板上正在发出胜利欢呼声的水手们,前后十七天,帝国调集四分之三的海军战力,皇帝以数十万陆军为诱饵,所求的就是眼前这一场胜利,对于帝国海军而言,此战才算是真正奠定了内海第一的位置,从今以后,二十年,甚至三十年,内海都不会再有能够挑战帝国海军的力量。

    “是,总司令官!”海军参谋一脸激动的离开,

    海兰德胜利报告传到时间是在下午,胖子正在审视着从内务部送来的一份关于要求推广水力纺织机的报告。

    自从帝国与中比亚地区的商路稳固后,来自中比亚方面的纺织技术,让原本已经有了雏形的水力纺织机得到了完善,帝国的工匠在此基础上,再次改进了纺织机。现在帝国在西北地区的棉田已经有些捉襟见肘,所以内务部特意提出希望在与帝国西北地理和气候类似高卢北部扩大棉田的种植,随着棉田的问题,还有帝国内的精铁存量也出现了问题,帝国的铁矿采集一直都是维持整个帝工业的支柱,随着帝国商贸业的迅速扩大,矿产的低采集和矿产的大量出口和使用,都让帝国的精铁存量不断减少,本来这个问题还需要两到三年才会显露出来,但是里斯本托事件。各大商会对精铁的疯狂采购,一下就把这个问题放大了,按照帝国内务部提出的说法,如果帝工业继续保持如今的规模,五年之后,帝国的武器锻造业就会出现精铁缺口,与此类似的报告,内务部还送来了很多,每一份都让胖子傻眼了,”什么幅员辽阔。地大物博,都是骗人的,真正一看,满眼都是泪啊!“

    胖子低声喃喃。很无语的放下手中报告,帝国打下的疆域不可谓不大,资源不可谓不丰厚,可是才刚刚有一点生产力的改进,立刻就是到处亮红灯,为什么啊。还不是生产力提升了,但是资源的采集技术没有提升,帝国南征北战,全力发展工商贸易,开阔恢弘的横穿东西的商路,但是在资源的采集技术上面,改进实在是相当少,采集技术的改进,本就是多年经验累积才可能出现的东西,而帝国建立才不过五六年,能够有什么改进?都说帝国主义从来到这个世界,全身上下就流淌着肮脏,初期是如何残酷的掠夺落后地区资源来供养自己,现在看来,这也是无奈之举,生产力提上来,国内的资源产量就成了问题,原本脆弱的平衡就难以维持了,靠自产解决不了问题,除了去抢,还能怎么办?这就难怪所谓的商业帝国,一个个最后的出路都是到处建立殖民地来掠夺资源”来人,将埃罗帝国送来的那份文件拿来!”

    胖子向门口喊道,帝国在南方已经建立了第一个类似殖民的港口,那就是埃罗帝国的开洛港,建立殖民地,本来在胖子眼中并不是那么急切的事,对于殖民地的雏形的出现,胖子更像是一个旁观者的目光,但是现在不同了,三到五年,如果资源跟不上帝国的发展,帝国的经济就会遭受最惨重的停顿,帝国需要大量的殖民地,需要更多的资源,否则帝国所建立的经济体系就会出现裂痕,直至因为断裂而崩溃!胖子将手中的报告重重放在桌子上,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搞毛啊,欧巴罗北部的资源基本上都在帝国的掌握之中,还是更不应求,自己一心想要推动帝国的进程,却忽视了最基本的平衡法则。

    很快,门口的近卫拿着一份文件走进来,放在胖子桌子上,胖子让近卫下去,打开文件,目光有些凝重的扫过文件,文件中夹着一张地图,是一张地图的手抄版本,弯曲的线条,勾勒出南部大半完整的海岸线,这是埃罗帝国送给猎鹰帝国的一份礼物,有了这份海岸图,虽然并不足够详细,但对于帝国对南方海的探索依然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胖子知道埃罗人送来这份海岸线地图也未必就是什么好心,埃罗帝国虽然是南部大国,但在内海地区的出海口屈指可数,而且都不是什么好位置,而南方大陆另外一端的出海口都掌握在亚丁王国和哈维王国手中,埃罗人对于去南方另外一边出海口的垂涎之意,已经都快要从这张地图上满溢出来了,这份地图上标记了比较详细的海岸路线,港口,甚至还有海岸线附近的大小岛屿,这不是一个短时内能够完成的工作,可以看出,埃罗人对于南方海岸的探索不是一朝一夕,苦于没有出海口,以至于只能选择内海,现在内海的出海口又被帝国所掌控。埃罗人这是希望能够祸水东引,将帝国海军势力引入南部海,只有动摇了南部海的固有格局,埃罗帝国再有机会浑水摸鱼。打出一个出海口来!,是跟埃罗人联手,还是寻找其他办法,这是摆在帝国面前的一个选择题

    现在,只看海兰德之战的结果了!胖子的手重重合上报告。本已经准备就地止步于内海的计划,因为帝国内部的问题,让胖子不得不考虑帝国新的战略调整,南部诸国的海军如果这次遭遇重创,那么帝国海军南进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伊斯坦帝国南部,海水冲击着岸提上发出哗哗的声音,犹如一道白线升起,白线落下,多利亚港口的岸堤上。一排排的南部海军的水手,脸色凄冷的看着一艘巨大的南方海军战舰,在远处海面上缓缓沉入大海,残破的战舰侧面甲有好几个明显的大洞,因为进水,战舰的船体都已经是倾斜,能够支撑到这里,已经是这艘战舰的极限,

    罗本尼斯站在金色吸引下,目送着这艘费泽海军的旗舰最后消失在海平面上。神色复杂无比,远处残阳如血,到现在,他也无法知道。帝国海军为什么会在海兰德海域,准确的找到舰群的位置,当时那么大的迷雾,不要说隔着数百米发现了,就是五十米以为都看不清楚,但是帝的齐射。说明当时帝至少是隐约能够看见舰群位置的,否则不会一下就打中了舰群的侧面,直接导致战局划向最为失控的境地,想到当时一艘艘战舰在自己前后爆炸的景象,这位在海上漂了二十年的老水手也感到不寒而栗,南部海军与帝国海军的战力差距的太大了!

    三天前,三百七十艘帝国海军联合舰群从这里开拔,当时战舰云集,风帆遮蔽天空的宏大景象,让所有的海军水手都相信,此战,必然会大胜,但是现在,一切都被摧毁了,南部海军最大集结的一战,就在被称为雾之海的海兰德区域,不明不明的被击沉了大半,

    除了后队指挥官罗本尼斯果断下令舰队撤离,还算保全了一部分,前队的一百一艘战舰,没有一艘逃回来,中队的一百四十七艘战损,剩下的也只有寥寥十一艘残舰返回,其中两艘,还没有来及停如港口,就已经不行了,就如同眼前这艘正在沉入大海的这艘纽约木号,这是南部海军中三艘吨位最重的重型战舰之一,一直都被视为费泽海军的骄傲,是费泽国王的座舰,这一次北进,因为身体原因,费泽国王没有随舰队北进,但是命令人将费泽王室的王旗插在纽约木号的舰首,激战中,这艘重型舰担任断后,才堪堪让同队的战舰保全下来,但是现在,那面代表荣耀的费泽王旗,早就在爆炸中不知所踪,剩下的只有半截焦黑的旗杆,正在随着战舰船体倾斜而迅速被海水淹没

    “罗本尼斯阁下,这是大本营的命令,请跟我们走一趟!”几名身穿费泽军制服的军官,神色严肃出现在罗本尼斯身后,其中一个人拿出大本营的命令书,另外几个人呈一个扇面,封死了罗本尼斯所有的方向,

    “请带路”罗本尼斯最后看了一眼晚霞染红的大海,神色平静的转过身,不问自己要被带到那里去,是因为罗本尼斯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命运,海军惨败,三个海军将军里边,只有自己一个人生还,如此多的人死亡,战舰损失,自己不死,如何能够让水手们心服,而且还未全面开战,就立即下令舰队脱离的指挥官,也不会有人出来说情的,自从看来的人是费泽军官,就知道在这件事上面,自己的国王陛下已经默许了结果

    这一去,自己是不会在活着出来的,不知道为什么,罗本尼斯感到异常的平静,这里没有硝烟,但是海军舰群被暴风骤雨的雷神弹打成筛子的场景,已经深深印在了他的脑海里,身为一名海军,人生的最后阶段能够看到如此,也算是幸运了,

    在南部军大本营,从南方赶过来的哈维国王正怒气冲冲的责问伊卡尔的国王“难道仅仅因为惧怕,就罔顾二十万南部士兵生死,下令大军吃吃不进!”

    哈维国王的怒气都快要将帐篷顶子都掀飞,海军的偷袭作战失败了,对于联军陆军来说,是一个相当糟糕的消息,这表明,现在除了路上救援,不会再有第二条路,在南部联军大本营内,关于是否继续向伊斯坦京都靠拢,一直都在争论中,二十万帝虽然表现为夹在中间的势头,但是有了前面四十万联军主力强攻突围的惨败之鉴,没有人会认为,正面强攻一支拥有雷神和帝国重弩车的帝国重兵集群是一个好主意,就算最后能够打通,所付出的代价也是惨重无比的,六国联军,谁肯吃这个亏,特别是帝国步兵刚刚展示的新武器,那种能够像球一样扔出去的爆炸弹,已经在联军里边传的沸沸扬扬,面对这样一支武装到牙齿的帝国劲旅,谁敢去打头阵?

    “这不是惧怕,而是慎重,轻易冒进是要吃亏的,海军的例子已经摆在那里……!”伊卡尔的国王毫不示弱的用手指着地图,大声说道“这里已经是伊斯坦京都大平原的边缘,再往前,就是一马平川的地势,一旦遭遇帝国骑兵集群,你我就是马蹄下的冤魂!”

    “骑兵!”哈维国王的脸色变了变,他确实没有往这方面想,这时被提醒,顿时额头上的汗珠就下来了,联军的一线战力在卢兰地区遭遇重创,现在跟随在大本营的都是步兵,帝夹在中间迟迟不动,哈维国王认为是帝太过托大,正好让自己上下夹击,但是听到伊卡尔国王的话,哈维国王也从这里边感觉到一丝危险出来,(未完待续。)